Return to site

Tracy探案记——《时间上的密室》

老崔当上侦探

文/马尾

1、命案现场

我跟三三赶到现场的时候,外面已经围了一圈的人,有吃瓜的群众,有拦路的警察,总得来说就是水泄不通。

显然出了什么大事。

我到这里,已经拉起了警戒线

三三拨开了人群向里挤去,看到负责案子的警察于队长便打了个招呼。

于队长问道:“老崔呢?”

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便走了过来,“在这呢,于队长。”

我叫Tracy,是个私家侦探,年龄秘密,性别是女,至于他们喊我老崔的原因,估计是我眼神比较毒辣,推理较强,也帮助于队长破解了不少案子的原因。

“一大早喊我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发生了命案,死者名叫陶圣,是个中介批发商,男,32岁,还是单身,是个孤儿,没有近亲,性格孤僻,所以也很少有人来往。”

刚跟着于队长走进了屋子,就打了一个哆嗦,不知什么原因,这个屋子里有些冷。

我对助手三三使了一个眼神,让他查看屋内的线索,然后走到了尸体的旁边,戴上手套,蹲下来检查。

死者双膝靠着浴缸跪在地上,左手臂垂放在身旁,手里握着一把水果刀,右手臂泡在水里,已经浮肿,而浴缸里面的水充斥着血色。

死者就是跪在这个浴缸前

我拉起死者的右手臂看了一下,果然是割腕。

这时候三三走了过来说道:“屋内没有打斗的迹象,贵重物品也没有丢,排除入室抢劫的可能。”

我点了点头,“如果是入室抢劫,死法就不是这么繁琐,你继续说。”

三三继续说道:“看生活迹象,长期一个人,不过厨房了备了几个杯子,看样子偶尔会有人来做客,柜子里还有些酒,怕也是个酒鬼。”

“看了一下尸体的状况,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7点-9点。”

“老崔,这个尸体能搬走了吗?”于队长问了一句。

我无语道:“于队长,你能不能别喊我老崔,我还年轻,搬走吧,尸检报告下来的时候,请告知于我,对了,发现的人是哪一位?”

“在外面接受口讯呢,你可以去看一下。”

2、发现者

发现尸体的人,是死者的房东,正在外面接受警察的笔记。

正在接受检查的房东

我走过去跟记笔记的小哥打了一个招呼,然后问道:“请问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?”

“我早上过来跟他来收房租的,由于他每次都9点出门,所以我就7点来敲门,谁知道敲门不应,我以为是他想逃避,所以就坐着这边等,一边等一边骂他。”

“为什么要骂他?”我问了一句。

“这个人,虽然是个批发商,但是抠得要死,每次房租都拖欠很久才会给。”

“好的,你继续说。”

“等到9点以后,我看他还没出来,就跑到窗户旁想看他到底在不在家,谁知道,就看到了这幅场景。”

大概的了解情况之后,我在周围走了一遭,发现人烟稀少,也并没有安装监视器的必要,但幸运的是,在不远处有一个十字路口。

我抬头看着指示灯一闪一闪的监视器,笑了。

3、时间上的密室

虽然不是360度全景,但也足够了,在这个乡下地方,有个监控简直天赐。

监控录像内容只能记录7天,如果超过7天就会覆盖前一天。

监控

我买了几杯咖啡分给工作人员,调好视频内容,从最先一天开始,坐在电脑前察看,。

第一天:

陶圣如房东所说一样,9点10分左右穿过人行道,晚上8点多回来。

第二天:

如往常一样的行程,只是多了一个闯红灯。

第三天开始有点变化,早上出来还是同一个时间,下班的时候却是跌跌撞撞,手里拎着酒瓶子,路上还与人发生了冲突,扬着拳头要揍人,最后别人认怂,他大摇大摆的奏了。

第四天上班仍是一个人,下班却是两个人回来,陶圣和另外一个人勾肩搭背,看路线是走向陶圣的居处无疑。

第五天早上,那个人穿过红绿灯离去,而陶圣没有出现,直到晚上也没踪影。

我皱起了眉头,三三在旁边也想说话,但也憋在了心里,继续看下去的时候三三骂了一句“MD,原来是感冒了。”

第六天带着口罩出现,到红绿灯的时候,拉下口罩咳嗽了两声,然后又重新拉上,等到绿灯的时候便穿行了过去。下午4点左右回来。

第七天没有出现,只有警车过去……

时间密室?

我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,三三又重新将视频看了一遍,然后问道:“没有人跟着他回去,只有他一个人在家,难道是自杀?”

4、死因

“现在下判断还为时过早,你去查一下视频里出现的那个人,我去看看陶圣出入的市场,既然是黑心批发商,总有常去的地方。”

“那这个你肯定用得到。”

三三挑了眉毛,然后神神秘秘的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我。

我接过来一看发现是陶圣的账本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商品的价格,在看买入和卖出的对比,简直丧心病狂。

“你怎么搞到这个的?”

三三悄声说道:“我查了查屋子,于队长他们发现这个肯定要被没收,所以我就偷出来了,还有一点,陶圣貌似每天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喝酒,赚黑心钱,难怪睡不着。”

这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于队长来的电话,死亡时间和我推测的无差,在晚上8-9点,致死原因失血过多外加溺水。

“如果是先溺水,是谋杀,如果是割腕,有可能自杀。”三三提出了观点。

我摇头说道:“不一定,如果是有人帮割的呢,你先去查一下那个人的底细,我去转转红太阳市场。”

我指了指账本里出现的市场名字。

5、红太阳市场

逛完红太阳市场,我刷新了三观。

这个地方充斥着三教九流,在狭小的空间里,竟然存在着几十家店铺,店家都站在门口吆喝,声音不绝入耳。

我随意挑选了一家店,那个店主的热情差点扯坏衣服,我逃也似的跑出来,发现混迹于此并不简单。

而陶圣能在这里有一片天地,从账单的细节上,看得出他有自己的过人之处。

“老李家猪肉,5块进账,15块出账。”

我看了一行这账单信息,心想这便是黑心生意。

找到老李家的店铺进去一看,果然有猫腻。

虽然桌面上的猪肉跟平常无异,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里面的玄机——都是死猪肉。

曾经帮助警察破坏了一起死猪肉的案子

店铺老板油光满面的脸对我笑道:“您要想要点什么?看你这漂亮姑娘的怎么到这地方买了。”

我立刻堆起笑脸,回道:“您这猪肉怎么看起来不新鲜啊?”

老板立刻拍了拍肉,保证道:“您这话说的,我这个肉可是早上刚杀的,保证新鲜,而且比外面市场便宜。”

我想拆穿他,不过立刻打住了心思,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指不定有什么危险。

我叫他给我撑了十斤肉,然后问道:“哎,老板,你认识一个叫陶圣的人吗?”

“记得啊,是我们的老主顾了。”老板用刀开始剁起了肉来。“不过,你说起陶圣,好像今天没怎么来?”

“什么意思?您是说他天天来?”

“嗯,基本上吧,不过前天也没来。”

“昨天来了吗?”

“来了,不过戴了个口罩好像是感冒了,走了一圈就回去了。”

拎走老板递过来的肉,便离开了红太阳市场,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监视器。

我拿出手机,给工商局和卫生局各拨了电话。

6、郑岩楠

晚上7点钟,

我和三三坐在汽车里监视着那个和陶圣勾肩搭背喝酒的人,他叫郑岩楠,此时的他正坐在批发店里玩着电脑。

三三跟我说了他那天的行程:晚上回来和他一起喝酒,然后喝到深夜就睡在了陶圣的家里,第二天就离去了,由于陶圣喝了很多,所以就在家里睡觉了。对于他的死亡很是吃惊,但他说自从那天喝酒之后就没有什么联系。

我问道:“查过昨天的不在场证据吗?”

三三点了点头,“查过了,但是昨天早点关闭了店铺回家休息了,不过没人能证明。”

“这个没有办法证明,也不能证明他杀了陶圣,但他是我们最大的嫌疑人,监视松懈。”

我看着郑岩楠玩着电脑,看了一会儿,发现有些地方令我十分奇怪。

“怎么了?”三三看我皱起了眉头。

我没有答话,突然灵光一闪,想到了什么,便叫三三开车。

“去哪里?”

“先去陶圣的居处,在交警大队。”

三三没有再提出疑问,便开了车。

7、证据

赶到陶圣居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了,我扯开封条,一通翻找。

最后找到了一个相框,里面嵌着一张照片,照片里陶圣和他朋友的合照。

我更加认定心里的想法。

然后赶到交通大队再次察看交通录像。

三三问我看出了什么。

我靠椅子后背说道:“作案过程已经了然于心,现在就差决定性证据了。”

思考了一会儿,却没有决定性证据,不甘心那个红绿灯只有一个单向监视器,我又跑到那里察看,发现只有一个监视器在闪着红灯。

“神啊,天要亡我吗?”

“你脑子有问题吗!大晚上站在这里挡住我的路,还瞎喊,真倒霉,刚回国就碰到这种人。”

转头一看,发现挡住了一辆前行的车,车里的人正伸出头来骂着话。

三三听着就要上去揍人家,我眼睛一亮,连忙阻止了他,然后走到车旁问道:“你好,你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你的车一直停在这个路边的吗?”

那人有点莫名其妙,点了点头,说是的,自己要出国,小区里没买到车位,就停在了外面。

“那请问,你的行车记录仪一直开着吗?”我指了指他车前的仪器。

“是啊!”

此刻的我,恨不得抱着他的头亲一口。

8、定案

看完行车记录仪黑匣子里面的内容,我更加证实心中的想法,叫三三明天向于队长申请逮捕郑岩楠。

第二天,

再见到郑岩楠的时候是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,他一脸镇静,见到我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,死死地盯着我。

我在他对面坐下来,然后安静的看着他。

过了一会儿,我把他的照片放在他面前,开口说道:“前几天好好地长发为什么理了短发?”

“换个心情呗!这也能管得着?”郑岩楠盛气凌人。

我不禁冷笑一声,继续问道:“你是不是认识陶圣?”

“认识,做过几次生意。”

我明显感受到他的眼睛里的光有些闪动。

“大前天你是不是和他在一起喝酒?”

郑岩楠点了点头,“那天两个人在路上碰到,就约定了到他家喝酒,一直喝到深夜,就在家睡觉了,然后第二天我就走了。”

和监控内容里显示的一样。

我紧盯着他的眼睛,问道:“你知道不知道陶圣已经死了吗?”

“什么,他死了?”郑岩楠长大嘴巴,做出惊讶状,装的还挺像。

“是的。”我给他递出陶圣死亡的照片,“陶圣在你们后面一天就被谋杀了,而你作为唯一出入他家的人自来要看作为嫌疑人。”

我看着郑岩楠继续说道:“陶圣死亡的时候跪在浴缸前,左手拿刀,右手颈部被割腕,这说明什么?要么陶圣是个左撇子,要么帮他割腕的人是个左撇子,而我们从陶圣家中搜出的照片显示出他是个用右手的人。抽烟用右手,跟别人打架用的也是右手提酒瓶。”

我将陶圣和他朋友拍的照片放在郑岩楠的面前,说道:“你很聪明,但是也很大意很慌张,说明你是第一次杀人,所以杀完陶圣你很慌张,打扫现场的时候,把照片碰倒在地,也来不及细看。”

郑岩楠把照片一甩,大声的说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杀的,世界上左撇子那么多,而且跟他喝完酒我就回去了,就没有再去他家过。不信,你可以看监控。”

我见他说出监控二字,料想他会整这么一出,便让于队长在投影上放监控录像,然后一边解释道:“你很聪明,这也是你的高明之处,普通人作案忙着绕开还不来及,你却偏偏能利用监控给我们造成视觉混乱的效果。”

郑岩楠将自己的坐姿稍稍调整了一下。

“你跟陶圣喝酒的那天确实没有动手,因为你知道那边只有一个监控,而且只有一个方向,如果那天动手了,逃也逃不了,你需要给自己造不在场证据,所以离开陶圣家的那天上午,你先去理发店剪去你多年的长发,然后绕开监控到达陶圣的家里,在他家住了一晚上,不过陶圣嘛,自然给他下点安眠药,反正他平时也吃。”

我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:“然后在杀害陶圣的那天早上,你故意戴上口罩穿上他的衣服,把自己特征都隐藏起来,为的是什么?为的是扮演陶圣,到他常去的红太阳市场让你有了人证,证明那一天陶圣没有死,而你,回到住处换上你的衣服,开始你一天的营业,反正你们两个都是少与人来往,自然没人给你们证明,之后到下午4点的时候,你再次绕开唯一运作的监控,到陶圣的家里,给他下点安眠药,把他拖到浴缸旁边,然后割腕,紧张的你忘了你自己是一个左撇子。”

郑岩楠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看,然后鼓掌说道:“好一个故事,要不要给点钱让你拍个电影?”

我冷笑一声,“你觉得是不是觉得没有证据来定罪?”

郑岩楠摊手,“如果有,请拿出来别浪费我的时间。”

我对于队长示意一下,然后投影上放出汽车行车记录仪的监控内容。

郑岩楠看到内容就坐不住了,只见屏幕上的他正偷偷绕过红绿灯监控的范围,从偏僻的小道穿过了马路。

“这,这视频是从哪里来的?”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。

“你忘记了,除去红绿灯的监控,还有汽车上的行车记录仪。”
我看着他变形的脸,得意的说道。

9、缘由

郑岩楠显得很是激动,颤抖的双手跟于队长要了只烟。

抽了一口之后,问我道:“你看过陶圣的账本吗?”

我把账本掏了出来。

于队长顿时瞪大了眼睛,对我说道:“老崔,你可以啊,竟然背着我藏账本。”

我不好意思笑了一下,然后对郑岩楠说道:“账本我研究过了,跟你杂货店里的货物唯一相配的是一款产品——惠斯勒冰川水。”

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陶圣在国外拉到了一个关系,说签了一个水的品牌,水质很好,想在国内发展,就跟我说要以低价卖给我,而且说会帮我推广分销,以第一代理人的身份诱惑我。”

“然而,并没有那么如意,他骗了我,国内早有惠斯勒冰川水,而且价格跟他相差太大。”

“你亏了多少钱?”

“几十万吧,身家都放上去了,最后做网店做实体都没人买!一比较,才知道我的价格贵得离谱,我想退货,陶圣的傲慢态度却死死不肯,说把钱打给厂家了,几十万啊。”

郑岩楠激动得拍着桌子,眼角留着泪水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